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文学 >

对婚姻的一点所思所想

2017-11-04 22:45 【 字体:

今天无意中看到一篇关于婚姻话题的帖子,很多网友发表了他们想结婚的原因和不想结婚的理由。

对婚姻的一点所思所想

其中一个网友留言道“曾经和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,她说其实对婚姻最好的态度是自由状态。即:个人先爱自己,照顾好自己,之后遇到合适的人,想结婚也可,不结婚也罢。因为那时候,婚姻对于个体来说并不是束缚,也不是保障,只是很自然的联结。”


嗯,听起来好像挺美好的。大抵是我期望的状态?


二十来岁,正好是渴望同伴、性冲动旺盛的时候。可是想起小时候来,好像也并没有经常说要找这个找那个,即使说娶老婆大抵也是玩笑话(至少长辈们看来如此),天天和小伙伴儿一起玩耍就挺开心的。怎么突然自己就不行了呢?


可能是生理方面的变化吧。有种印象,好像许多人挺焦急的,似乎不在一个特定的年龄之前找到,就没有可能了,自己会被“剩”下。但是,看一些年龄稍大盆友们的文章,感觉似乎更加平和了。是灰心吗,还是妥协呢,抑或是享受,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吗?


可能至少,年轻,意味着鲜。套用范湉湉的话“谁不喜欢新鲜的肉体!你不喜欢?”。社交软件上的人气王,好像也都是大批“小鲜肉”。我们的焦虑似乎来的不无道理,每每有年纪小的新成员加入或者长大一岁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自嘲自己已经是“老腊肉”了,没竞争力了。嗯,动物世界的求偶斗争在人类世界似乎一样存在。


不过今天在一位40多岁博主所发的照片下看到这么一条留言“长太美,嘴巴竟然禁不住有一种想要叫爸爸的冲动!”好像人到中年,也还是会有被喜欢的可能。肉体虽然老化,但相信其他方面却也会有所增长。


可是单身好像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焦虑。


最近一位朋友说道:“感觉室友要吐槽的太多了,还是一个人住好。哎,将来会不会也不想和男友住。”看,长期的独身,也让自己怀疑是否还有和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,怀疑是否长期维持下去的可能。只要你们不是完全相同的两个人,就意味着会有需要磨合的地方,可是这个过程并不都是轻松的。有时候甚至让人难受,让人痛。


另一位朋友近来感情状况不太稳定,自己呆了一段时间后和我说“我觉得单身也挺好的,只要找得到玩伴。”鉴于他之前他的心路历程,似乎理所应当。不过,是不是我们都要在经历了一段感觉难以坚持的感情后,才会重新认识单身?可是这么得来的,却有种“失去了才懂得珍惜”的遗憾感。


所以,单身也是有可取之处的,对吗?至少,你一个人的时候,是你可以最放肆、最无拘无束、最容易“做自己”的时候。So why bother?就像文章留言区另一位盆友说的,“婚姻不是围城,只要单身的时候就享受自由,结婚的时候就享受陪伴。而不要在单身的时候放大寂寞,结婚的以后又渴望自由。”


另一方面,我们总觉得异性恋的婚姻很牢固,同性恋的关系不靠谱。可是我更认同一位离婚中的网友所说的:“其实婚姻也不能给你带来稳定、带来保证。这个形式真的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这段亲密关系,你们是否能维持,保护好它。”


嗯,在亲密关系这件事上,我觉得直弯都一样。

阅读全文
热门内容

又丑又瘦的同性恋,路在何方?

又丑又瘦的同性恋,路在何方? --> 又丑又瘦的同性恋,路在何方?
也会这么觉得.但我约到过一个“好菜”,虽然他对我很不好,但只看外形来说真的很不错.我记得那是19岁那年刚过完春节,沈阳依旧零下30度左右寒风大作的日子.我像往常一样逛聊天室刷屏,忽然有人发私聊给我:“喜欢黝黑

同性在一起会长久么?

同性在一起会长久么? --> 同性在一起会长久么?
我还在读硕士的时候,有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叫老徐,是个中学老师。他恋人得了癌症,他带他来上海做最后一场赌注,想看看能不能治好他恋人的病。

同性微故事,扎心了

同性微故事,扎心了 --> 同性微故事,扎心了
1.父母早亡,他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,那天他回家后跟奶奶说,他和别人亲嘴了,奶奶笑着望着他说:傻孩子,长大了拍拖很正常啊,改天带她回来吃饭吧。他沉默了一下,彷佛鼓起了生命中全部的勇气:可是...他是男人啊,

伤感温情的同志小说:学弟的基情故事

伤感温情的同志小说:学弟的基情故事 --> 伤感温情的同志小说:学弟的基情故事
我们是在2008年的暑假认识的,那时我大一,在学生会建的新生群里给负责给即将入学的新生们答疑。新生们问的问题真是五花八门,令人应接不暇。有的问学校的宿舍长什么样,有的问学校的食堂好不好吃,有的问一个月生活

青春,如此不堪

青春,如此不堪 --> 青春,如此不堪
作者: 前言: 我努力想起你笑着哭泣,让自己深爱你才学会放弃,我不想忘记,就算可以

一生纠缠之被太子爷掰弯的检察官

一生纠缠之被太子爷掰弯的检察官 --> 一生纠缠之被太子爷掰弯的检察官
第一章:惊鸿   冷风肆虐的寒冬,霓红闪烁的夜幕。     

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

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-->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
 男人就像个发狂的疯子,猛的一把扯住他的衣领,口沫横飞以至于歇斯底里的吼叫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句!!”    “罗玉,你他妈的有没有喜欢过我?!你有没有爱过我!哪怕只是一分钟一秒钟

兄弟老二老三

兄弟老二老三 --> 兄弟老二老三
序   我时常会在恍惚间回到夏季童年的一个晨间,阳光穿过窗子照进屋,我坐在小凳子上正在看电视,伯母在给猪拌食,热气蒸腾起来,一缕一缕的阳光真真切切。天空晴朗,空气清凉,一切那么安静明亮,那么真

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

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-->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
 男人就像个发狂的疯子,猛的一把扯住他的衣领,口沫横飞以至于歇斯底里的吼叫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句!!”    “罗玉,你他妈的有没有喜欢过我?!你有没有爱过我!哪怕只是一分钟一秒钟

爱在彼岸

爱在彼岸 --> 爱在彼岸
  我一直不敢告诉别人,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因为我怕当人们把故事内容与现实一一对应起来时,我那些肮脏龌龊的经历和想法会被暴露无遗。我很虚伪,希望自己留给别人的永远是纯洁的一面。所以,在故事的开端,